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專欄對話(新增處) / 馬英九與陳冲 應對三件事表態

馬英九與陳冲 應對三件事表態

王 健壯

世界台商總會長黃正勝日前痛批馬政府,至今提不出撼動人心的政策;但多數民眾這幾年對馬政府的期待,事實上早已從撼動人心退到感動人心,再從感動人心退到稍安人心即於願足矣的無可奈何地步。

民眾對政府期待這麼低,這是對政府的警訊,代表政府的角色已無關緊要,甚至可有可無。比利時曾經有五百多天處於無政府狀態,但卻無礙於國家經濟表現,可見政府之於民眾並非絕對必要,就像蔡宏圖日前所說「不論政府是否提供幫助,都是額外的」。

但台灣不是比利時,政府變成額外的角色,這是對政府的羞辱,馬英九與陳冲現階段即使不可能在政策上撼動人心或感動人心,但最起碼應該做出幾件稍安人心的事情,否則久而久之大家都忘了政府的存在,則馬政府危矣。

而所謂稍安人心的事,其實都不是天大地大的事,也不是曠日費時的事,更不是遠在天邊的事,祇要政府下定決心即知即行,就立刻可以收到效果,不但可以化解民怨,也可以證明政府確實有在做事,而且做的是對的事,對民眾有利的事。

比方說美麗灣開發這件事。最高行政法院今年一月判決美麗灣開發案環評無效,九月又判決該案應停止開發,兩項判決都是定讞判決;環保署長最近也公開主張美麗灣是實質違建應先拆除,按理說爭議七年引發強烈民怨的這件開發案,應該就此畫下句點。

但結果卻是:建商說判決對他們沒有拘束力,台東縣政府說不能依最高行政法院判決作最後結論,環保署與內政部說權責在地方政府,中央無法介入;公民團體雖然打贏了行政訴訟,但定讞判決卻像一張廢紙;政府本為一體,但中央與地方卻互踢皮球;司法權與行政權竟對一項違法事證明確的開發案莫可奈何,這不是無政府又是什麼?

再比方說大埔農地爭議這件事。兩年前大埔農民走上街頭抗議政府強拆他們家園與農地時,吳敦義邀請農民到行政院面對面協商,並當場作出原屋原地保留的承諾,才讓農民怒火稍微平息。

但兩年後的結果卻是:吳敦義的承諾,內政部卻不買帳,政府仍然決定要拆除拒遷農民的農舍,氣得大埔農民不斷抗議,連中秋前夕也跑到馬英九老家前去陳情,拜託總統不要讓他們的家園被毀。但內政部卻說這是都市計畫委員會的決議,又說祇剩四戶有意見確實有點遺憾;但政府是延續的,前任閣揆信誓旦旦的承諾卻像放屁,這不是無政府又是什麼?

比美麗灣與大埔更離譜的是核四建廠這件事。原能會最近完成調查報告,發現核四廠一號機亂裝管線,該裝抗輻射管線的地區不裝,不該裝抗輻射的地區卻裝,原能會罵台電和廠商沒常識,但被罵的人卻厚著臉皮回答「對不起,我們智能不足」,原能會莫可奈何祇能以罰款了事。

但問題是:智能不足的台電和廠商,蓋出來的核四廠一定是安全不足,而安全不足的後果則是數百萬人的生命堪虞,這個代價又豈是區區數十萬罰款所能比擬?更何況,核四出錯並非始於今日,也非僅此一樁,即使智能不足的台電也調查發現核四另有十九個「地雷」,原能會主委更曾在立院坦承「我從不諱言核四有問題」,但既有問題又有地雷,核四興建卻從未叫停,這不是無政府又是什麼?

當官的人都會說他們要做對的事,並且要用對的方法去做對的事,但問題是他們並不知道哪些事才是對的事;核四應該停工大體檢,再由國安層級會議決定存廢;美麗灣開發應立即依法拆除;大埔農地爭議應兌現前任閣揆承諾,都是對的事,但政府卻拖了那麼多年一直在用錯的方法在做錯的事,有這種政府跟沒有政府又有什麼差別?

陳冲要閣員處理民怨,馬英九要內閣施政有感,其實最多也祇能收到稍安人心的效果,而稍安人心的第一步,就是他們二人應該對美麗灣、大埔與核四表態,如果連這三件事他們都不願站出來,責成相關單位限期辦理完成,而以權責分際推諉拖延,這樣的政府還要它幹嘛?(作者為中國時報前社長)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