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專欄對話 / 馬祖博弈 一場偏離主題的公投

馬祖博弈 一場偏離主題的公投

李永展

7月馬祖人的信仰;圖片提供:連江縣政府文化局7日,馬祖博弈公投結果出爐,同意開放博弈者取得多數,雖然我們尊重在地居民的決定,但這一場以博弈為名的公民投票,其實反映的是離島對現況的不滿與未來的焦慮。特別是由於馬祖長期受限於天候與海象影響而產生的交通不確定性,使得這個議題輕易地被操作成解決馬祖交通-觀光-發展的直線解答。這個直線解答是財政困窘而急於求成的地方政府所走的險棋;是開發商切中居民心理的痛用來收買人心的誘餌;也是反對者在捍衛島嶼文化、生態和生活時必然背負的質疑。

綜觀整個過程發展至今,馬祖社會普遍抱持著姑且一試就算不成也沒損失的心態,使得這次公投成為一種機會的選擇而不是共識的決定。然而問題是:在這場投機的遊戲中,我們失去的是否僅僅是枷鎖而已?

此次公投的選項,居民被迫在改善交通vs.孤島自封以及開放賭場vs.百業蕭條中表態;被迫在非此即彼的是非題,選擇必然缺憾的一種。開放博弈必然以抹滅既有為代價,而反對者所能爭取的勝利也只是維持現狀避免破壞而已。造成如此困窘的情況,拋出此公投議題的地方政府固然要付最大的責任,然而中央政府在離島建設條例中,特許離島透過公投方式設置觀光賭場和從事博弈活動則是始作俑者。因為這個法令背後所反映的,是將離島視為本島的邊陲甚至負
擔,是將之視為資源和潛力匱乏之地,是可以被抹除過去、現在與未來,沒有自己生命和個性的某個地名。

因此,「特許」離島開放博弈養活自己,以自我放棄的方式換取所謂的成長,因為一無所有,所以沒有甚麼好失去。於是當離島走入這樣的命題,必然陷入一個自我分裂的困局。然而,吾人要問的是,難道這樣的前提無可懷疑?

在諸多指標中,相對於台灣所謂的「離島」-金門、馬祖、澎湖,和台灣本島縣市相較有較高的快樂指數、更長的平均壽命、更低碳的生活方式,以及較高的所得收入;可見離島並非窮的只剩下飲酖止渴一途。事實上,每個地方都有它的特性和潛力,端看我們如何認知它、善用它。

北海坑道為過去軍事重地;圖片提供:連江縣政府文化局馬祖在國共內戰以至於冷戰時期,經歷了將近40年的戰地政務軍事管制,不可否認地,這一段受到壓抑和禁制的年代是歷史的虧欠,但從另一個角度來說,也是時代給了馬祖在高速殖民現代化與均質化發展歷程的特殊機遇,一方面避免了創造性破壞的現代性空間後果,保留了相對豐富與完整的環境資產與氛圍,從而使馬祖具有一個特殊的位置,無論是彰顯於外由閩東文化與戰地文化交織的島嶼性格,或是蘊藏於內的見證冷戰歷史的獨特身份,無論對於馬祖自身、對於台灣甚至世界歷史而言都是獨一無二的存在,是不可複製、無法再現的。

就如同世界上許多具有人類普世價值的世界遺產,受到世人的保護與重視,並且在此前提下轉換為遺產經濟,不僅維護了自身的歷史與尊嚴,更帶動了文化觀光以及實質收益,而這些位址從來不會因交通便利與否減損它的價值或喪失其吸引力。

博弈公投是一個偏離主軸的命題,但可確定的是當博弈成為馬祖選擇的路徑,再一次把命運交付予外來者以及其所擁有的權力,這世界或許會多出一個千篇一律的賭場,一個場內與場外極端差異的社會,以及重複因賭場所衍生的治安、教育與價值淪喪等問題;相對地,馬祖將失去一個得以自我成就的未來;這個世界將失落一段歷史,以及見證它的島嶼。

儘管公投已經結束,但所有真正的問題才開始浮現,無論是中央政府的立法規範、地方政府的配套措施,甚至開發商的支票如何落實都將面臨檢驗,因此我們仍有時間與機會更審慎地思索與決定馬祖的命運。如果馬祖獨特的歷史、文化、生態仍為大家所珍惜,我們唯一不能做的就是放棄。

透視鏡

余紀忠
余範英
余範英
李鴻源
李鴻源
於幼華
於幼華
黃榮村
黃榮村
  葉俊榮
葉俊榮
王汎森
王汎森
朱雲漢
朱雲漢
南方朔
南方朔
錢永祥
錢永祥

王健壯

陳添枝

許嘉棟

林聖芬

王伯元

朱敬一
歐陽嶠暉
歐陽嶠暉
何志欽
何志欽
施振榮
施振榮
楊日昌
楊日昌
李永展
李永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