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專欄對話 / 陳添枝:兩個二軍合作,才能和國際競爭

陳添枝:兩個二軍合作,才能和國際競爭

陳 添枝

 

 

台大經濟系教授陳添枝畢業於台大電機系,曾為中華經濟研究院院長、經建會主委,是台灣少數擁有科技背景又有實務經驗的經濟學者。

擔任經建會主委前,陳添枝便提出台灣業者面對中國競爭的兩種因應之道:一是積極參與中國市場,以彌補台灣部門損失的「抬轎者」;二是避開中國鋒芒,生產中國不具相對優勢產品的「跳車者」。卸任經建會主委後,陳添枝首次以學者身分剖析台灣產業利弊。以下為本刊訪談紀要:

問:你擔任經建會主委之前,曾提出「抬轎者」、「跳車者」的觀點。到政府歷練一番後,看法有改變嗎?

答:還是一樣!只是中國本地廠商愈來愈強,現在需要台灣的東西愈來愈少,「抬轎者」的產業也就少了。

談產業策略:做品牌才能掌握終端消費者

問:哪些產業是「跳車者」,要避開中國的鋒芒?

答:例如比較傳統、倚靠外銷、以勞力成本取勝的廠商,鴻海也是這樣的廠商。以紡織業來說,它就是靠貿易配額才延命到今天,遲早要找出路。日本的紡織業,就是往上游走,往材料、特殊的利基產品發展。長遠來看,國家勝出的關鍵還是技術,從技術的角度來看,台灣還是領先大陸。

問:台灣跟大陸在某些產業競爭得很嚴重,連IC設計,大陸也漸漸有成果...

答:這確實是台灣IC設計業者的挑戰。經濟學中的群聚理論,重點就是「靠近」產生的效果。新竹的IC設計公司靠近晶圓廠,方便測試、生產,又因為台灣早期幫大廠代工,知道哪些零組件有賺頭,再跳下去自己做,聯發科就是這樣起來的。現在,製造廠、終端消費者都在中國,大陸本土企業有地緣優勢,長遠來看對台商是很大的挑戰。

事實上我擔心的是台灣廠商不太做品牌,掌握不到終端消費者,在產品設計上就會吃虧。尤其是電視、面板產業。

談兩岸合作:台灣製造也投資中國品牌

友達、奇美能做到這樣其實已經很了不起,但要他們再去做品牌...。電視是比電腦更重視品牌形象與通路服務的消費性產品,這不是台商擅長的領域。不過台灣面板業若跟中國合作,有可能雙贏。

能做面板的國家不多,中國不是跟台灣買就是跟韓國買,但跟韓國買就別期待打敗韓國,畢竟三星不會給你最好的服務來打敗自己。因此中國要嘛自己做,要嘛跟台灣合作。因為台灣沒有品牌,沒有競爭關係,兩岸有建立深層策略聯盟的先天條件。我把面板做好,你把品牌做好,兩個二軍就有可能打得過一軍。

面板是聚落型產業,搬過去不見得好,今天中國各地方政府都在招商,用各種方式誘惑台廠搬過去,但最後會跟中國的半導體製造一樣,搞了一大堆工廠,但沒有國際競爭力,浪費錢,又平白損傷盟友(台灣)的實力。中國何不承認,台灣已經做得不錯了,一起跟國際大廠競爭不是更好?不要搞這種挖牆腳的戰爭嘛。

中國廠商如果想合作,就投資我們的面板廠,那我們全力配合你的需求,給你最好的面板。但我們也要投資你的品牌廠,我們要分享通路、品牌的資訊和利益。所有東西都自己做,不是勝利方程式。

談未來隱憂:完全開放,產業聚落外移

問:你不擔心技術外流?

答:我不擔心技術外流,我擔心的是產業聚落外移!克魯曼(Paul Krugman)的研究就講,如果兩國自由來往,大國會把聚落型的產業全部拿走,因為聚落愈大、綜效愈高,產業自然會往市場大的地方去。一旦無限制開放,整個產業鏈都會過去,筆記型電腦產業就是例子。至於技術外流,你想,韓國、日本半導體都有去中國做啊!但廠商把門關起來,技術鎖在公司裡面,對中國的半導體製造有什麼幫助?

問:但跟大陸合作,無法確保對方不做面板...

答:當然沒辦法,但目前我們連開放都沒開放、談判的可能都沒有啊!

問:所以台灣就只能期待大陸理解我們的苦處了?

答:(搖頭)如果台灣不開放,中國就只能暗地裡搞,這搞不起來的。中芯挖了一堆人,到頭來仍是二軍,因為你國家不開放,最優秀的人就不會去。我們不需要拜託他們,而是要讓他們了解現實狀況。
而且要開放就要談判,對方接受我們的條件才能開放。先前開放電子業去中國,就是未經談判的單方面開放,一開放,筆記型電腦就全走了。

台灣走到現在這個階段,能不能做出產品已經不重要了。現在不比從前,不是靠壓低價格就能打敗對手。我們已經不是這樣的國家,面對的挑戰也就更高了。

日期:2009-11-12 作者:吳偉立、陳良榕 出處:財訊 第333

 

 

透視鏡

余紀忠
余範英
余範英
李鴻源
李鴻源
於幼華
於幼華
黃榮村
黃榮村
  葉俊榮
葉俊榮
王汎森
王汎森
朱雲漢
朱雲漢
南方朔
南方朔
錢永祥
錢永祥

王健壯

陳添枝

許嘉棟

林聖芬

王伯元

朱敬一
歐陽嶠暉
歐陽嶠暉
何志欽
何志欽
施振榮
施振榮
楊日昌
楊日昌
李永展
李永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