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專欄對話(新增處) / 許嘉棟》放鬆物價管控 解低薪與低價之結

許嘉棟》放鬆物價管控 解低薪與低價之結

隨著商品與服務價格上揚現象(簡稱物價膨脹或通膨)趨於嚴重,不少國家之中央銀行已調整其貨幣政策,走向緊縮。美國聯準會也已決定加速量化寬鬆退場,進而在明年升息。

台灣近期許多商品之價格也呈現明顯上漲趨勢,通膨壓力陡升。政府官員雖然宣稱此只是局部、暫時性現象,不足為慮,以安民心,但行政院各部會也先後祭出水電費率凍漲、機動調降小麥、牛肉、水泥、汽柴油等之關稅與貨物稅,以及成立跨部會穩定物價小組,稽查、監督商家,防止哄抬物價等措施,對通膨嚴陣以待。至於在貨幣政策方面,央行日前召開的理事會議雖然決議繼續維持適度寬鬆、凍漲利率,但也宣告明年將朝緊縮、升息方向調整。

唯在各部會嚴防通膨之同時,鑒於台灣近兩年經濟成長表現不俗,許多企業獲利頗豐,行政院希望成長之果實由全民共享,核定自明年起為軍公教人員調薪4%,且呼籲民間企業響應加薪;勞動部也宣布自明年一月起調高基本工資5.21%。由於薪資上漲透過生產成本的提高,必然對已蠢蠢欲動的通膨形成火上加油的作用,故而國人多有認為此二加薪措施不合時宜者。

薪資調漲不利物價,的確是事實。不過,在調薪已是既定政策之情況下,吾人或可作另類思考:如何善用此物價與薪資調整的機會,稍解台灣長期以來所陷入低薪與低價並存之困境。

台灣的低薪與低價問題存在已久,而且二者相互影響,形成惡性循環。大多數民眾由於低薪,對物價極其敏感,追求「俗擱大碗」,且對任何商品與服務項目價格的上漲,不論其原因是否合理,多表反對;媒體也隨眾對任何漲價大加撻伐。在此種社會氛圍下,民間業者不僅不敢輕言漲價,且得競相以各種可以壓低成本,包括人力成本的生產方式,提供價格低廉的產品與服務。然而撙節人力成本必將使薪資上漲不易,形成低薪。因此低薪與低價二者間,產生了惡性循環。

在低薪與低價的形成過程中,政府也扮演了推波助瀾的角色。由於所得分配趨於惡化,M型社會逐漸成形,政府為了照顧弱勢族群,對於公用事業(包括水電油氣、交通運輸等)之費率、公立大中小學的學費,以及健、勞保收費等不敢輕言調高。又在基層勞動者為低薪所困的情況下,政府對軍公教人員待遇也不敢輕言調整,以避免引來自肥之批評。

現時受到政府直接管控的物價項目不在少數。若再加計公用事業費率對所有的商品與服務之提供成本皆有影響,以及軍公教待遇將帶動公營事業與公股金融機構薪資的調整,並與民間薪資存在相互影響的連動關係,政府對國內物價與薪資水準的直、間接影響程度實不容小覷。

故而,國內之所以形成低薪與低價,政府對上述物價項目的價格或費率與軍公教待遇傾向予以抑低,不令其輕易調高,應該也是導因之一。

因此,若想打破國內低薪與低價的惡性循環,政府近期所決定的軍公教調薪及調高最低工資率,可說是一個好的開端。政府或可進一步思考對水電油氣費率及健保醫療收費等政府管控物價,作適度的必要調漲。其效益主要是在令其價格合理反映生產成品,減少水電油氣與醫療等資源的浪費,並達成節能減碳等目的;同時兼收改善低價的附帶作用。

唯調高這些政府管控之物價,必然衝擊弱勢族群之生計。政府可搭配考慮將因調漲價格或費率而增加的收入,以及可節省的原本對這些商品或服務提供機構與事業單位的虧損補貼,以移轉性支出之方式發放予這些弱勢族群,以紓解其因漲價而增加的負擔。有此一配套,漲價之舉方始可行;而且對政府的整體財政收支亦無影響。

政府在調薪及放鬆對物價管控之後,對於其他一般物價與民間薪資,可聽任其透過價格機制,進行合理的調整。可以預見一般物價與民間薪資,將隨之作某一程度的向上調整。不過,吾人可以確定,在台灣百業都存在相當激烈競爭之情況下,任何價格偏高的業者都會被消費者所拒斥,因此政府只要維護市場的充分競爭,並令價格透明化,即可以不用憂慮物價會過度調漲。

以上想法或許是在對抗通膨聲中的另類「異端邪說」;其所可能導致的「高薪高價」,也未必比目前的「低薪低價」能予所有民眾帶來更好的福祉。不過,它可能不失為或可稍解「低薪低價」困境的方法。

當然,台灣長期陷於低薪低價,還涉及在經濟發展策略、資本累積、產業結構調整、科技研發,與教育政策等方面的深層成因;問題該如何治本,宜由政府邀集學者專家作更深入的研討,本人不敢妄論。

 

(作者是東吳大學辜濓松先生紀念講座教授、台灣金融研訓院榮譽顧問)

 

來源:聯合報

許嘉棟/放鬆物價管控 解低薪與低價之結(上)

許嘉棟/放鬆物價管控 解低薪與低價之結(下)

引用來源: 聯合報
引用網址: https://udn.com/news/story/121739/59789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