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專欄對話 / 洛陽之歌組曲之一:洛陽之歌

洛陽之歌組曲之一:洛陽之歌

黃榮村

青山依舊在

北魏以降人間嘗試行佛法,當社會能夠平平安安過日子時,主動的善心顯現在做一生的功德,亂世時則人民四處祈求平安,盛世之際朝廷展威儀,所以石窟連綿佛雕處處,原係全民運動。可惜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伊水左岸的龍門西山石窟歷經風化、唐末毀佛滅法、民初盜鑿盜賣,已非原來面目。惟更大的可能浩劫正在後面追趕,文革初起,破四舊拆佛像,逐漸波及洛陽,白馬寺與龍門石窟差點全面被毀,據當地傳聞,幸賴洛陽農機學院資深紅衛兵組織出面化解危機,逃過一場文化劫難。一千五百多年來,洛陽就像一則被傳誦不停的傳奇。

 

人間行佛法,流變數千年

當歷史一路依山壁敲打刻痕

就註定有風化漫漶的一天

當歷史亂世崩潰

就見刀斧切割殘石。

最恨石洞依舊在

佛面不知何處去

在伊水河畔的晚風餘暉中

竟來不及

說出一聲告別的話語

 

走在荒原上,狂歌石窟中

白居易日遊狂歌石窟中

夜臥聽水伊河邊

夢中長恨歌的歌聲

就像餘恨猶在

竟繞不出石窟中一路殘缺

曲折向前的空心小洞。

 

 

上下千年來

戰亂一路燃燒

黃昏時光金色的太陽

將帝都挽裙弄姿的仕女

裝扮成走在荒原上的

一縷遊魂。

 

漫步山之巔

早生華髮,懷著慚愧的心情

進入歷史走一段懷鄉旅程

尋找已經失落的狂熱與信念

走在山壁之旁角落之間

似有四五十年前自己年輕的足跡

閃過曾要拋石削面的殘留景象。

時近傍晚,尚有走不完的西山殘壁

忽然打一個冷顫,趕緊打道回府

就怕黃昏來臨時的陰陽交界

一批殘軀剩面前來索取流失的體面歲月。

 

在陰陽界線上流浪

半夜,大家都起來了

大殿亮光下,缺手斷臂沒顏面的

向華麗女皇鞠躬作揖

一派太平景象宮廷朝儀

隔著伊河觀史演個上下千年

就怕鷄啼。

 

白馬䭾經接龍門

 

佛教流布中土因緣始自不遠處的白馬馱經抵洛陽(東漢),方有佛雕於伊河之濱石窟之中(北魏)。惟歷史流變常有難言之處,當水濱石雕與世無爭仍舊挺立之時,人間來來往往的寺廟已是幾經榮枯,張繼在安史之亂後曾夜宿白馬寺,心情晦暗苦等晨間清光而不可得,他說:白馬䭾經事已空,斷碑殘剎見遺踪。蕭蕭茅屋秋風起,一夜雨聲羈思濃。

 

原來回首話龍門,畢竟淵源在白馬,有詩為證:居易側臥伊河邊,輾轉長恨不能眠,龍門狂歌難入夢,正是白馬夜宿前。

沒想到千年之後枯榮逆轉,白馬寺興,而石窟遺物難以復原矣!

 

 

(2013年5月26日遊洛陽,成詩於同年6月12日端午節)

透視鏡

余紀忠
余範英
余範英
李鴻源
李鴻源
於幼華
於幼華
黃榮村
黃榮村
  葉俊榮
葉俊榮
王汎森
王汎森
朱雲漢
朱雲漢
南方朔
南方朔
錢永祥
錢永祥

王健壯

陳添枝

許嘉棟

林聖芬

王伯元

朱敬一
歐陽嶠暉
歐陽嶠暉
何志欽
何志欽
施振榮
施振榮
楊日昌
楊日昌
李永展
李永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