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專欄對話 / 懷念黃崑巖教授

懷念黃崑巖教授

黃榮村

 

我本已預定好要出席3月29日在成大醫學院的黃崑巖教授追思會,奈何當天不預期的入院治療,希望能用文字來表達一點懷念之情。

黃教授是醫界前輩,跟他比較熟悉是從2002年初我到教育部之後,那時他受聘為教育部醫教會常委,又負責TMAC事務,當年三月赴美答辯通過台美兩套醫學教育及評鑑可相比擬之審議,黃教授快樂之情溢於言表,並於四月在國賓飯店以教育部名義召開記者會對外宣佈。台大醫學院早期並未能全然認同TMAC實驗階段之作法,但依黃教授本意,我知道他心中實有「台大醫預科」之座標在,以前台大醫科前兩年需住在校總區,並由理學院代訓,所以共同課程與基礎科學訓練,都與我們當時理學院學生前兩年之教育相當,此稱為台大的醫預科(與美式學士後醫學系之pre-med有些不同)。所以台大當時若深入黃教授的內心,其實可發現水火說不定是同源的。

黃教授在醫教會時,也與我一齊促成了台大法醫研究所及馬偕醫學院的成立;在2003年SARS風暴時,由於曾任防疫總所所長的吳聰能任教育部主秘、楊泮池院長任顧問室主任、黃崑巖教授是醫教會常委,所以居間協調整合,在很多作為上包括實地五千多人次的各級學校訪視、在全球張羅進口N95口罩、訂定班級與全校停課標準、安排全國性聯考發燒檢測等項,都走在衛生署前面,不像後來面對流行疫病之作法。

黃教授最令人震撼的,莫過於在2004年二月時因教育部之推薦,當為總統候選人政見發表會之提問人,他拋出一個其實是很難回答「什麼是教養」的問題,結果真的讓兩組候選人窘態畢露,我想那時阿扁與連戰以及他們身邊的幕僚,一定沒有警覺性來事先準備,再加上政界中人真的也少接觸教養課題,一下子全敗下陣來,不過也因此讓教養議題發燒,黃教授當年趁熱出版「黃崑巖談教養」一書,短短兩年不到就15刷,恐怕是黃教授所未曾預料,也算是兩組候選人對台灣社會的重大貢獻。

黃教授最為人稱道的,除了創辦成大醫學院與TMAC之外,還因為他全力推動的兩個信念,一為「先學做人,再做醫生」,另一則為「教養有如一陣風」。其實這兩個信念應皆有所本,以前者而言至少有三件事與它相關:(1)日治時期台灣總督府醫學校校長高木友枝已說過「要作醫生之前,必須作成了人,沒有完成的人格,不能盡醫生的責務」。(2) William Osler說「醫師不祇在治療疾病,更在醫治一個獨一無二的人,一個活生生、有感情、正為疾病所苦的人」、「行醫是一種藝術而非交易,是一種使命而非行業,在這個使命當中,用心要如同用腦」。(3) Flexner Report中提出改革美國醫學教育方案中,建議先念大學四年的醫預科(亦即採學士後醫學院制度),以提升進入醫學院學生的成熟度。台灣採用的不是美式後醫制,所以常需在前兩年來壓縮處理這類要求(如醫學人文課程、博雅教育、基礎科學),但經常由於醫學院系教師囿於專業本位,學生尚未能在高中階段即有通識啟蒙,以致偶有成效不彰抱怨TMAC之事,希望有志與有心人士能回歸原意回歸醫學教育本質及傳統,不要讓黃教授的一片苦心與期許,真的變成「哲人日已遠,典型在夙昔」!

至於「教養有如一陣風」,包括SARS時期面臨嚴苛考驗的醫業倫理與醫學教育成果,SARS就像一陣風,風吹樹動,有的是迎風勁挺有的是落葉片片或連根拔起。黃教授引用十九世紀英國女詩人Rossetti「誰看到風」的詩句,類比無形但在接受考驗時即會現形之物,以說明紮根教育與身教之重要,我想他的思慮既深且遠,有不忍人之心。很多人常以「文藝復興人」(Renaissance Man)形容他之淵博好學,其實不如強調他的不忍人之心。

黃教授是一位文雅但堅持之人,文雅是因有教養且觸接傳統,堅持是因有聚焦之理念,關心社會公義事務。他有一次在中國醫藥大學醫學系一年級生的課堂坐了一整節,提出一個問題「為什麼奉獻自己而服務的是基督教醫院裏的人員為多? ...為什麼來台行醫的醫師多半是蘇格蘭來的傳教士,而且是長老教會的屬下占絕大多數? ...」。這個問題與我後來推動「重返史懷哲之路」,也有一些關係,而這類問題黃教授在其一生中一定是多所提問,包括教養問題在內,它們反映了黃教授的品味,也因此影響了整個世代的人。

Elton John曾為Diana王妃的離去,譜唱「風中的燭火」,我畧作修改就當為懷念黃崑巖教授的片斷吧:

風中之燭在你的優雅離去中

逐漸淡退

但你的傳奇仍然乘著熱情的翅膀

飛揚在多雨的家園。

透視鏡

余紀忠
余範英
余範英
李鴻源
李鴻源
於幼華
於幼華
黃榮村
黃榮村
  葉俊榮
葉俊榮
王汎森
王汎森
朱雲漢
朱雲漢
南方朔
南方朔
錢永祥
錢永祥

王健壯

陳添枝

許嘉棟

林聖芬

王伯元

朱敬一
歐陽嶠暉
歐陽嶠暉
何志欽
何志欽
施振榮
施振榮
楊日昌
楊日昌
李永展
李永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