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專欄對話(新增處) / 從容邁向後半段人生

從容邁向後半段人生

余範英

與錫瑋認識的時間不長,初識於時報文教基金會九十六年在《中國時報》大樓舉辦的「大河論壇」,高高帥帥的周縣長白襯衫牛仔褲被戲謔「上山打老虎」回來,那時他當選之初,懷有治水大夢,難掩幾分陌生,白皮書尚未寫就,縣府財政又拮据。年輕的周縣長立志為北縣築大河之夢,「不只要防洪治水,還要永續治水」他說:「我有個大河之夢,所以找水利專家李鴻源當副縣長。我不認為治水很難,相信事在人為。」備受輿論質疑壓力,相信他的人寥寥可數。

短短兩個月後,北縣團隊整合縣內河川流域、區域排水系統、城鄉規劃提出「北縣治水白皮書綱要」,周縣長立即強調要邀請社區參與在淡水河系建置三百公頃的人工濕地,以預計花費十九億元,生態、環保,並與都市環境結合的永續方式創造出新的典型。當時他就說:「河邊非法的排放工廠、河岸砂石廠,該拆的,絕不會手軟。」做得罪人的事,打真老虎!

相識後,我們繼續修訂白皮書、開研討會,縣府次第推出綜合計畫治水、攸關河川水質淨化的下水道普及率、污水用戶接管率及人工濕地礫間處理、清潔生產的輔導規畫、中港大排、生態廊道的規劃等,一再邀請社團參與對話;達成淡水河水質三十年來僅見的傲人成績。

二○○八年十一月,基金會舉辦「氣候變遷──台灣準備」研討會,強調這嚴肅的課題在中央政府方面除分工要更細密外,跨部會整合亦有必要,地方執行更是能否落實的關鍵。周縣長三年已交出顯著的成績,他表示「中央與地方的對話、協調、合作,已是治水不可或缺的關鍵」。

八八水災發生,錫瑋應基金會之邀在短時間內即組成任務編組,動員所有局處長赴屏東林邊、佳冬、來義鄉,參與救災。在距北縣三百公里的國境之南,化焦慮為積極參與,提供救助與分享經驗,二度南下的人員與裝備是支撐了災區的即時救援。

縣府同仁在與周縣長同行的這段路,連續四年榮獲河川整治特優,打拚的伙伴不再認為他異想天開,由開始的質疑到感佩。錫瑋是我見過最具真性情、有傻勁的從政年輕朋友;他突破窠臼,劍及履及的做了許多沒有掌聲的工作,「聰明人」是不碰這些事的。為設定的藍圖下決心,跨出的一步是需要無私無懼的勇氣。

錫瑋宣布不參選新北市長,仍繼續面對污染源充斥堆積的淡水河正面交鋒,由滔滔不絕誇言整治河川到凝聚產官學。我亦應邀加入北縣永續小組,見錫瑋不因莫名的施政排名不佳而氣餒,仍持續做他應該做的事。熟練的他仍是滔滔不絕鉅細靡遺,舉一反三、創意連連,甚至能結合國際先進,構思做出符合本土的前瞻規劃,他所鼓吹的向上城市不再是個遙遠的夢。

帶領團隊宣示提升下水道接管普及率至百分之三十九,將十五座截流站全面啟動,完成三百公頃人工濕地處理三十萬噸生活污水,更努力於全面杜絕污染源,貫徹淡水河朝輕度污染的決心。見他帶動基層結合地方父老與社區營造,坪林雙溪低碳城市生活旅遊,與縣府團隊多管齊下,突破現有沉痾,為台灣在關鍵時刻跨出,走向一個不同的未來,令小組成員對他不得不折服。

基金會推動「大河論壇」廿年,至今雖見人人心中有河,然整治河川的成績仍不彰顯,在大部分的政治人物心中並無多大迴響。錫瑋的決心與魄力,以及他五年主政所做的吃力不討好的建設成果, 更令我偏愛、疼惜這勇往直前的赤子之心。

錫瑋的文章一如其人,積極正面。書中他成長的過程是極順遂的,父嚴母慈、眷村長大的孩子平易近人,沒加入幫派,想必是父親管教甚嚴。小小的叛逆竟只是留長髮、穿喇叭褲,生活紀律自小磨就,成了他自律修練的基礎。

非傳記式的周錫瑋前傳,是錫瑋的半生自述,百般艱辛追求理想的寫實紀錄,在當今政治生態缺乏奧援下,帶領行政團隊奮力不懈,僅僅四年光景即交出一張漂亮的成績單。無奈專心地方建設,疏於政治周旋,未能見重於當朝。處於熙熙攘攘的功利社會,明哲保身的官場文化中,我為錫瑋的後退深感遺憾,更為今日為政人才與地方父老子民的損失扼腕。

近年來,台灣選戰頻繁,候選人經常有人幫忙捉刀,出書闡述理念,標榜與介紹自我。但周錫瑋的《後退,原來是向前》卻是政壇少見,將個人追求造福人群的自我期許,與同儕相互勉勵的點點滴滴,累積的經驗化在字裡行間,留給後進堅實的施政基礎,更是他從容邁向後半段人生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