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專欄對話 / 台大那段歲月的浪漫情懷之七:集體行為的超穩定結構

台大那段歲月的浪漫情懷之七:集體行為的超穩定結構

黃榮村

作為臺灣人還有一點必須要關心的,我在臺大心理系有一些以前一起做實驗、認知的同仁,都是很熟的學生或是同事;兩、三年前他們說臺灣最重要一個問題是「集體的行為」(collective behavior),我們應該把它們引進來實驗室,譬如說引入「捐款的行為」進行實驗,看同理心是怎麼發揮,如此一來對於破除集體行為也有幫助,對研究也有幫助。臺灣最需要研究、而且對社會有幫助的,就是國內那些超穩定結構的信念系統,像擁核跟反核,以及統、獨的信念。

心理學家有沒有辦法藉由研究提出決定性的解決方案?這裡舉擁核跟反核的例子來說,臺大經濟系曾經了解並調查臺電貢寮區核四廠所進行的一個計畫,以一年的時間對民眾進行溝通,但是溝通之前,先明確地知道受試者是擁核人士還是反核人士,再針對他的理念提供訊息,內容包括有:核電廠的風險、回饋金、基金等等。一年後重新測試,結果擁核人士還是擁核,反核人士還是反核,一個都沒有漏掉。重點在於「一個都沒有漏掉」,這是怎麼回事?受試者的思想被什麼東西控制住了嗎?魔咒,這或許是一道魔咒吧!

再談到統獨論戰方面,臺灣人不是每一個人都有很強烈的「與中國統一」或者「臺灣獨立」的立場,其實社會裡有一群中間人,還沒有確定要走往哪一個方向。但是,如果我們針對已經確定的、統獨兩邊支持者,進行類似核四廠的實驗,可能跟擁核、反核的案例差不多,縱使百般遊說,過個兩年、五年再問受試者,「你支持統一還是獨立?」結果仍然會是一樣的結局。

集體行為的超穩定結構真的是讓臺灣痛苦不堪的東西,裡面牽涉到理性跟感性的互動。什麼樣的東西最容易超穩定?就是涉及公平正義的、弱勢關懷的議題很穩定。為什麼這麼穩定?因為它是情緒面的問題,與公平正義有關的,基本上都是情緒性,而不是理性的東西。所以,以前環境經濟學就說:「假如你要講效率,請經濟學家上台;假如你現在要講公平正義,請經濟學家下台、換別人上去。」意思就是在說明,當你想理性計算的時候牽涉到的是效率,當你講公平正義的時候則牽涉到情緒層面、價值層面的東西,不是那麼容易可以解決的事件。所以針對臺灣社會的超穩定結構,我們應該探討更深層的理性跟感性互動的問題,我們能夠提供什麼樣的心理學基礎?神經生物學的基礎?我這一群心理系的朋友,他們也都覺得這是心理學家應該要協助投入的方向。雖然這樣的問題最後都要靠政治家來處理,但是做為一位研究人員、一位大學教授,縱使不能協助解決,也應該要在這些議題裡提供研究資料,可以給予相關領域人員當作判斷、參考的依據。

歷史不能遺忘

我們從九二一地震、八八水災、核能論戰、統獨論戰裡學到什麼呢?德國哲學家黑格爾曾經提出一個「魔咒」,他說「經驗跟歷史教導我們,人跟政府從來沒有從歷史學到任何東西,或者是以歷史推導出的原則行動」;英國諷刺劇作家蕭伯納也認同黑格爾的說法,但他又踹一腳、進一步闡述「我們從歷史學到的就是──人永遠沒辦法從歷史學到任何東西」。黑格爾的理論比較婉轉,至少在外面稍微繞一下;蕭伯納的說法卻更加直接,因為他是很會寫諷刺文章的劇作家。

基本上臺大是以浪漫精神為教育方針,所以我們不太願意相信「黑格爾魔咒」,而是相信「歷史永遠不會放棄不想遺忘的人」。人類之所以沒有辦法從歷史獲得教訓,是因為我們經常遺忘,華格納歌劇《諸神的黃昏》中,屠龍的英雄喝下忘情水、背叛了妻子,最後不只自己失去生命,諸神也因此走向黃昏,「遺忘」就是整齣悲劇的關鍵點;羅馬史詩裡尤利西斯(Ulysses)打完特洛伊戰爭回鄉時,沿途遇到很多「忘情水」的誘惑,但他堅決抗拒,終於回到故里。我想分享的的意思在於,只要你不遺忘,那歷史就不會把你遺忘,而我們就能從這裡獲得教訓。

分類:
透視鏡

余紀忠
余範英
余範英
李鴻源
李鴻源
於幼華
於幼華
黃榮村
黃榮村
  葉俊榮
葉俊榮
王汎森
王汎森
朱雲漢
朱雲漢
南方朔
南方朔
錢永祥
錢永祥

王健壯

陳添枝

許嘉棟

林聖芬

王伯元

朱敬一
歐陽嶠暉
歐陽嶠暉
何志欽
何志欽
施振榮
施振榮
楊日昌
楊日昌
李永展
李永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