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與專欄 / 專欄對話 / 南方朔:從頂新看台商的良心,和財富多寡成反比

南方朔:從頂新看台商的良心,和財富多寡成反比

南方朔
  • 強盜公侯

因為中國的經濟崛起,市場做大,整個華人社會到處是油水,看起來金光閃閃,因而貪腐、奢侈、財大氣粗的土豪風氣也大盛。

這次我想談的則是與「鍍金年代」配對的「強盜公侯」(Robber Baron)這個概念和歷史現象。「強盜公侯」是指在鍍金的年代,有錢的超級豪商,憑著他們的金錢勢力,收買政黨政客,為所欲為地聚斂財富,市場和法律的運作都向他們傾斜,他們以類似於強盜的手段,成了現代的公侯爵爺。

這不是強盜公侯,什麼才是?

近年來,台灣的工安、公安、食安風暴不斷。「日月光」的亂排工業廢水,「李長榮」的罔顧公共安全,到了最近則是「頂新」的食用油風暴,這些公司的負責人都不是阿貓阿狗,而是台灣排名前面的大富豪,頂新甚至是台灣第二大富豪。這些黑心不良的超級富人,不是台灣的「強盜公侯」,又是什麼?

美國在 1865 年南北內戰結束,國家統一,市場做大,原有的地主小商人勢力衰退,野心勃勃的新一代生意人遂告興起。他們在市場做大的這個新時代,的確各憑本領大賺錢。在鍍金年代的初期,大家對他們只是佩服羨慕,但久了後,他們巧取豪奪、坑矇拐騙的黑心行為逐漸被人知曉,於是 1903 年左右,兩位評論家亨利.勞易(Henry D Lloyd)及卡爾.舒茲(Carl Schultz)遂發明了「強盜公侯」這個名詞來稱呼他們,替他們定性。

這些「強盜公侯」做起生意來,心狠手辣,官商勾結,強徵民地,打壓異己,公開大膽的剝削工人,欺騙股東,獲取黑心暴利。今天美國還有專有名詞「抓耙子」(Pinkerton),意思就是說當時的「強盜公侯」為了打壓異己和工人,顧了一名叫作平克頓(Allan Pinkerton)的私人偵探,專門從事鎮壓告密的活動。因此可知「強盜公侯」的厲害,他們綁架了行政、國會,以及地方勢力,再加上「抓耙子」的骯髒手段,將國家的利益獨占。

後來研究美國商人史的學者認為,正因為 19 世紀末強盜公侯的黑心胡為,所以 20 世紀初才出現反巨富的新價值,許多強盜公侯也自覺良心不安,死了無顏見上帝,所以 20 世紀初,許多強盜公侯才會拿出錢來辦慈善事業。美國企業家的捐款辦慈善,到了今天已成了一種好傳統,很少人知道這種傳統的起源,其實是和強盜公侯的良心不安密切相關的。

  • 無良巨富走紅兩岸,大賺黑心錢

美國的鍍金年代早已過去,現在由於中國崛起,一個更大的鍍金年代已在華人社會興起。由於中國生產條件的標準,或消費的標準都較低,它遂成了許多大台商趨之若鶩的地點。

由於在中國生產,中國對環保的規定極鬆,亂排廢水根本無人聞問,中國政府對勞工的勞動條件也規定不嚴,台商前往設廠,當然可節省成本,利潤大增。 由於中國對民生消費品的管理也是後進,標準當然也極低,只要不像賣奶粉一樣吃死人,中國官方當然也都馬馬虎虎。

因此,隨著中國這個世界最大工廠及最大市場的形成,台灣當然出現了一大群台商新富,但這些靠著低標準、低生產條件而暴發的富人,由於習慣於中國的低標準,遂把這種低標準也帶進了台灣,而最可悲的,乃是台灣的無能政府也受到商人的左右,暗暗的降低了台灣的生產及消費標準。

走紅兩岸的這些紅頂「強盜公侯」,利用中國的低標準反饋回台灣,這乃是近年來台灣的工安、公安及食安問題不斷,而違法的都是走紅兩岸的大公司和大商人的關鍵。這些黑心大商人已將兩岸的標準拉平;換言之,也就是台灣的工安、公安和食安已開始自動倒退!而他們因此得以在兩岸大賺黑心錢。

黑心大商人所鬧出的案例不斷,現在已鬧到台灣第二富的頂新魏家,頂新一年營業額 4000 億元,他們已不只是穿西裝、皮鞋,而是有自用飛機的超級富豪。錢多到如此程度,一般人總以為他們會乾淨一點,但美國思想家米爾(C.Wright Mills)曾經指出,富人的良心大小和他們財富的多寡成反比,而不是成正比。許多超級大富豪,其實是沒有良心,只有黑心的。米爾的這個論點,我認為對描述台灣的富豪非常貼切,台灣這些黑心巨富走紅兩岸,利用其金錢權力,既欺負中國人,又欺負台灣人,對這些新時代的強盜公侯,我們難道還要繼續縱容嗎?

引用來源: 財訊
引用網址: http://buzzorange.com/2014/11/05/dingxin-got-rich-and-bad/
透視鏡

余紀忠
余範英
余範英
李鴻源
李鴻源
於幼華
於幼華
黃榮村
黃榮村
  葉俊榮
葉俊榮
王汎森
王汎森
朱雲漢
朱雲漢
南方朔
南方朔
錢永祥
錢永祥

王健壯

陳添枝

許嘉棟

林聖芬

王伯元

朱敬一
歐陽嶠暉
歐陽嶠暉
何志欽
何志欽
施振榮
施振榮
楊日昌
楊日昌
李永展
李永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