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專欄對話(新增處) / 【環境與人】全球變遷與變遷全球:共生之變--王俊秀

【環境與人】全球變遷與變遷全球:共生之變--王俊秀

環境與人
【環境與人】全球變遷與變遷全球:共生之變--王俊秀

如果地球文明是24小時,人類約在23小時59分的時候出現,只花不到15秒,就將「地球火爐」的火加大到近乎失控的地步,因而創造了一個稱之為「全球變遷」的名詞,害球害人,已趨向共死的方向。在此地球文明的轉捩點上,全球變遷需要變遷全球,轉變才是永遠的不變,這些共生的轉變包括典範轉移、結構轉變與制度轉型,這些轉變呼應永續發展同心圓的脈絡:環境、社會與經濟三者的共轉,即三者由三圓分立、三圓交集到三圓同心。

傳統經濟發展的主要指標國民生產毛額(GNP),在看不見的手之下,產生了諸多外部性、社會成本或「富裕中的貧窮」現象,其中也成為踐踏環境看不見的腳,因此GNP也被稱之為Gross National Pollution,大抵此種單視野發展不會有環境友善的考量,特別是地球環境所產生的生態服務價值未被列入價格中,無價居然成為兩者的分水嶺,當環境價值對上經濟的價格時,一路敗北,產生出今日瀕危地球的成績單。共生的格局方能決定地球的結局,GNP成長典範已無法與地球共生,有必要轉變成如GNH(Gross National Happiness)的幸福典範,創造「地球如家」的幸福結構,包括自然資本、文化資本、社會資本的納入。思想上由人類中心主義轉變到生態中心主義,包括「像山海一樣思考」的生態哲學觀,行動實踐上由全球化轉變為在地化,在生活上推動能與地球共生的綠領與野孩子運動等,包括土地友善耕種、低碳食物旅程、社區發電廠、山海守望產業、生態創意產業等,並進而串連在地全球化(glocalized)沒有國界的三生有幸鏈:生活、生產與生態共生的幸福鏈。

環境社會學主張環境破壞三大家為:國家、資本家與住家,國家領土的概念將環境視為內政問題,正是加劇全球變遷問題的主因之一,地球才是唯一的生命共同體,顯然聯合國也無能為力,United Nations 因而被戲稱為 United Nothing。雖然世界上超過200個國家,就環境主權而言,許多國家都不能稱之為獨立自主國家,以台灣為例,糧食主權、能源主權及碳主權皆無法自主,生態足跡超過自己的國土數倍。許多國家與跨國企業正在進行內部與外部的環境殖民,不但生態與生靈塗碳,環境難民與氣候難民也已成為主流難民了。此外,人類社會中一些地球不友善的文化,例如進補文化,扭曲了生物多樣性,有違共生原則。

雖然號稱:環境是向後代子孫暫借的,而不是繼承自祖先,但這一代所作的選擇卻違反永續發展,讓下一世代的福祉備受威脅,解鈴人還需繫鈴人,人類必需從謙卑改變起,展開與地球共生的新典範,自覺:人不是由天降臨的神,而是由地上站起的爬蟲類,全球變遷急需變遷全球,人類你準備好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