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專欄對話(新增處) / 【基金會刊登】氣候變遷,淨零挑戰 減碳、立法、產業-產業篇(刊登於110.10.28中國時報A8.A9)

【基金會刊登】氣候變遷,淨零挑戰 減碳、立法、產業-產業篇(刊登於110.10.28中國時報A8.A9)

【基金會刊登】氣候變遷,淨零挑戰  減碳、立法、產業-產業篇(刊登於110.10.28中國時報A8.A9)

同步刊登於中國時報

低碳轉型 不能躊躇

主持人-黃正忠(安侯永續發展顧問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

減量  政府 企業都不能缺席

如果我們2050年不希望氣候變遷來終結我們,那我們2040年該做什麼?2030年該做什麼?再過三個月馬上2022年,在過去二十年中我們沒做的現在都必須要加緊做。今天很重要的概念是我們要用低碳的方式來發展、來找機會,管制是為了讓後代有機會、管制是為了要國家有競爭力,所以今天所有的企業界不得不改變,一定要為低碳進一份力。

在過去二十年先進國家不斷地做低碳基礎建設,這件事情誰都沒經驗,只有不停地嘗試。所有的低碳政策方法、投資、技術、科技全部都是朝著這個方向,我們觀察過去這麼長一段時間,我們在裡面協助台灣的企業界去因應。我們說碳帳不能當混帳,碳費、碳稅該誰收誰就該要站出來。過去二十年企業開始做低碳轉型,從百分之百再生能源到現在不過兩、三年變成淨零碳排。剩下八年蘋果供應鏈要碳中和,也許很多長官覺得碳稅扮演的角色不重要、影響不大,那蘋果供應鏈怎麼辦呢?我們說十五年之內就要減碳百分之五十,這個科技需要多大的投資、多大的發展,能源一定要轉型,能源一轉型材料就會轉型、材料一轉型商業模式就會轉型,到碳中和、淨零碳排、投融資也會轉型。企業界未來要減碳是個非常大的產值,如果不趕快做這個產值最後全部都留給別人。

氣候變遷下 工作型態已改變

百分之百使用綠電這件事只有繼續往前,達到淨零碳排放、減到不能再減、碳中和從自然界移除。所以我們看新加坡今年與淡馬錫成立基金,以自然界移除的基礎,以nature-based carbon credits作為主要的碳交易基礎。我們今天面臨質疑,從新冠疫災的角度來看,全家可以自由的出國度假大概要多少年?我年初講八年,那已經快過兩年還有六年,六年代表什麼意思?因為全世界的無接觸經濟,像我做的永續顧問業在過去這兩年當中在家工作,現在我們是一樣在家工作,案子照提、工作照做,表示這個工作模式已經到了另外一個階段,在無接觸經濟的狀況之下,台灣需要材料、能源、產品輸出,全世界都需要,可是又有氣候變遷的壓力。這次研討會也討論了很多,在產業這議題幾位先進都是在這議題上,如人飲水,大家都經過三溫暖走過來,歡迎前新北市副市長也是前能源局局長葉惠青、臺灣水泥張安平董事長、工業總會的蔡練生秘書長、中央研究院經濟所蕭代基研究員為我們做精彩的演講。

 


產業衝擊來襲  氣候科技救援

葉惠青 (新北市政府前副市長、前能源局長)

國際淨零已成產業趨勢 不得不做

聯合國架構從2016年11月巴黎協定生效後,非常重要的關鍵是希望在本世紀全球氣溫控制不超過2度C,並努力將氣溫升幅限制在工業化前的水準(1.5度C)。要實現這個目標很重要的是國家自定預期貢獻(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 ,NDC),可是現在各國提出來的NDC可以控制在2.7度,那距離2度或1.5度差距非常大。事實上聯合國環境署(United Nations Environment Programme,UNEP)在2019年的排放報告中顯示如果要達成2度C的目標,現在各國的NDC至少要提高三倍,如果要達成1.5度C至少要提高五倍。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在2018年已經做一個評估,1.5度C會有很多衝擊,可是到2度C時會是毀滅性的衝擊,如果沒有趕快採取行動的話,基本上會很快超過溫室氣體可以容忍的水準。

最新的統計現有一百三十四個巴黎協定締約方宣示,當然還有4個國家包含中國大陸在內,以2061年當作一個標準,也看到主要國家的政策往這個方向走,歐盟在歐洲綠色政綱宣示2050年碳中和目標,2030年至少相較1991年溫室氣體排放減少55%,2023年起規範產業須申報碳排放量,美國、日本也跟進。國際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IEA)在今年六月,做了2050年淨零排放的生產消費主要路徑,推估 2030年全球汽車約有60%電動車,2035年發達經濟體全面使用淨零排放的電力,2050年在再生能源的比例由2020年的29%提升到90%,而且非常重要的是70%的能源來自於風力跟太陽能。國際的主要倡議還有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公約(United Nations Framework Convention on Climate Change,UNFCCC)號招的Race To Zero Campaign(歸零運動),從2030年減少50%到2050年淨零排放,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WEF)裡面有氣候行動平台,還有全球再生能源倡議(RE100)、能源生產力提升倡議(EP100)、電動化載具倡議(EV100),還有科學基礎碳目標(SBT),台灣目前已有二十家企業參與。

 

碳經濟系統成形,能源結構將改變

淨零排放下對能源、產業、貿易、投資各方面都受到影響,碳經濟系統會形成、產業創新會有新的波動、能源結構會調整、電力系統也會有新趨勢。首先是綠色成長路徑,英國把它叫做綠色工業革命,日本叫做綠色成長、綠色戰略,我定義它為New Economy(新經濟)。從90年代科技導入造成一波經濟成長到最近網路經濟造就網路巨擘,New Economy是以環保永續為創新驅動力。這種情況下,經濟成長跟碳排放會脫鉤,生產跟環境保護是一個正向循環。

重要的是碳訂價及碳含量會影響產品市場供需關係,透過碳市場機制促進產業低碳化及低碳產業鏈,影響到投資、生產,當中重要的是綠色金融。長遠看,低碳會成為產業創新的觸發器,高能效技術及產業會成為主流,為此現在有所謂的氣候科技。能源結構調整,包含創能、儲能、節能的整個結構會改變,創能系統朝零(或低)碳化,儲能系統設置更為普及。電力系統結構會改變,未來是低碳化、數位化、去中心化,電力系統的新趨勢未來會朝向這三方向。

 

產業轉型5系統 供應鏈無法置身於外

產業怎麼去因應?大概不脫離這5個系統:第一個是一般因應範疇,企業開始會建立碳管理的系統、改變能源內容、創新生產技術、從事綠色投資、進入交易或抵換市場。建置碳管理系統時要進行碳盤查、登錄、第三方驗證,擬定碳成本化的減碳策略。第二個是改變能源內容,包括開發或設置再生能源系統、提高能源效率、導入儲能及智慧節能系統等。第三個是創新生產技術,從材料、生產到市場,進行低碳轉型,聽說很多廠商導入循環經濟,開發或使用低碳新製程或新技術,也漸漸開始有人談到智慧能源系統。第四是從事綠色投資,包括綠色金融、碳滙投資、碳捕捉再利用或封存、綠能投資。第五個是進入交易或抵換市場,這裡包括台灣有的綠電憑證,及還沒有的碳抵換。

除了一般因應範疇,即如前黃總所提,標竿產業開始以Apple為例,Apple於2020年宣示將於2030年前達成碳中和計畫,做法像是Iphone12的包裝盒比過去的少一半,裡頭的塑膠材料、包材少了58%。除了標竿企業以外,碳揭露專案(Carbon Disclosure Project,CDP)指出供應鏈碳排放為多數企業營運的11.4倍,WEF計算出全球八大供應鏈碳排超過全球50%,所以供應鏈在碳排放裡非常重要。標竿企業永續管理必須要揭露或管理供應商碳排,將排放指標納入採購標準,現在包含Apple、Google、Benz、IKEA、Walmart、Nike等全部都來了。

臺灣要迎向淨零排放,總統在世界地球日的宣言,國發會龔主委說,未來台灣淨零排放目標,能源轉型、運具電動化、工業綠化是未來三大軸線。接下來的氣候法令的修改,在立法院有七個版本,未來如何修法必須做。另臺灣正在做電業法的修正,2017年時候有兩個非常重要,第一個是綠電先行,綠電可以開放售電業,售電業現在有11家,11家按照用戶選擇、電價是自由的。另外一個是台電推動廠網分工,電力交易平台在9/30晚上要開始報價,10/1開始施行。還有就是2019年再生能源條例修正,能源大戶綠電的義務規定,現在是用電經常契約容量達5000kW以上的電力用戶,這個門檻非常高,因為我們大戶原來的標準是800、1000kW,現在僅300多家在門檻裡面。

 

產業變革裡找機會 創造新動能

趨勢產業變革以後到底有什麼機會?第一是從內部開始,企業內會產生治理變革,很重要是企業內部用有償排放的方法。內部碳定價裡有兩個方向,一個是影子價格,碳價格內化影響投資、生產、效益評估,另一個是內部碳稅,設定影響到內部資金的移轉,去做溫室氣體減量行為跟排放交易或抵換。第二是產業集體性減碳系統,垂直有供應鏈因應,橫向有跨業聯盟,還有資產管理產業投資行為,去年十二月我注意到「倡議淨零資產管理公司倡議」,現在已經吸引全球128家資產管理業簽署,這個涵義是,過去是因為公司內部治理變革,現在是投資人參與、驅動公司內部的正變革。第三是綠色金融盛行並推進氣候科技新創產業發展,前陣子看到一個投資計畫做無人機,這為何屬於綠色金融?因為他們拿無人機來造林,這也被納入綠色金融的範疇。另外我特別要講促進氣候科技新創公司發展,原本AI的創投資金吸收非常多,這幾年氣候科技的投資資金是AI的三倍,2019年全球創投的資金6%投入氣候科技,2020年全球創投的資金有500家氣候科技吸收160億左右的資金,2015年到2021年大概吸收超過600億的資金。第四是創新型智慧能源產業興起,再生能源不斷導入到電網裡面,而且能源系統開始趨向於創能、儲能、節能的整合。這個創新型智慧能源產業的模式,在技術領域是物聯網(IoT)、區塊鏈、大數據、AI綜合使用。商業模式也一樣有能源技術服務業(ESCO)、變形ESCO、信託、租賃、群募在整合,這個產業型態是能源領域、技術領域、不同商業模式在夾交織成做創新型的智慧能源產業。第五是碳權系統將激發多元的新創公司,如果碳定價、碳管制完整的話會衍生出很多新創公司,我最近就遇到做智慧移動的也跟碳權相關、淨零排放連運輸也是,做廢棄物也加入碳權,碳權系統一旦確立每一個領域都會被包括。

我認為氣候變遷下的產業創新內涵與速度終將攸關產業的競爭力,不同產業一定有不同的衝擊、不同的因應問題,也會有不同的調適時間,未來如能迎向國際淨零趨勢,形成創新的驅動力,可望造就臺灣產業新的成長動能。


巴黎協定一工業地平線  勇於面對 不怕改變

張安平 (臺灣水泥董事長)

人類需轉換思維,是迷途知返的機會

到底如何減碳,我認為二十一世紀是人類迷途知返的時機,而巴黎協定是工業的新地平線,因為只有這協定看見未來,台泥也因為這協定知道要轉變。新冠病毒、碳排放的來臨宛如是一個大洪水,現在要做的一個大的方舟,讓全世界的人都搭上去。無論是將來的病毒或者是碳排放,已經不是單一國家的事情,跟政治形態、政治思想、人種、地方都沒有關係,這次大家要一起走。人類世代轉換最重要的是思維。現在資本主義主要的思維是浪費资源,消費等於浪費。像是食物、農業的碳排放約佔15%,但農業生產約有三分之一浪費丟棄,導致浪費三分之一的碳排放。

事實上在工業革命前往日的經濟本就是碳脫鉤,碳的產生是工業革命後的事情。不只碳源、排放等關乎個人跟大自然間新的關係,社會需重建立和諧。我們從來沒把人看成地球的過客,但事實上人類只是地球的過客,人真的發生所謂的智能,也不過才六、七萬年,怎麼覺得人類可獨享光的普照、水的滋潤,但現今我們真的獨占這些資源。今日的地球是人類由始以來消費最多的狀態,更恐怖的是這樣的消費尚有國界的分際。如今啓動要做保護的措施,保護措施真的不是人類的善舉、美德,我們會做保護,是想要生存下去,可是在講生存時,又要想生活品質,這真是一個大議題。

想過怎麼減你的碳排放嗎?2030年要減到55%,大部分的民眾認爲減碳是工業的事,其實根基於每個人。用手機打三分鐘電話,一年約增加四十五公斤的碳排放,知道一棵樹可以固碳多少嗎?一棵樹固碳十五公斤,打三分鐘電話需要三顆樹來固你的碳,這時你就知道需要改變生活型態到什麼地步了。過去工業時代無論是技術、人力、規模也好,工業時期主要追求產量、效率,是因為只追求產量、效率,造成了人們對天然資源的掠奪跟污染。現代社會有新的技術、知識,更重要的是必須有進步的觀念。人類留下地球的傷害包括溫室氣體、污染,都是傷痕,必須現在著手修補、乾淨化。

 

減碳承諾可貴 實踐可不簡單

現在世界的局勢有兩個護照對人類很重要,第一個是疫情護照,沒有疫情護照不能旅行,第二個是碳排放的護照。舉例:燒煤是二氧化碳排放,燒一塊木頭也是二氧化碳排放,兩種有不同嗎?就因對這件事情不夠暸解,一個是溫室氣體另一不是,因為木頭一生固定下來的碳,幾乎能平衡掉木頭燃燒時排出的碳,木頭在這個環境裡持續循環而不是溫室氣體,這些基本概念,如果不改變思維的話,是無法降低碳排放的。碳中和目的為人類的永續,談生產方法、貿易行為、商業行為、資金流向,金管會提出綠色金融、氣候金融運用市場機制引導經濟邁向永續發展,如果是高碳排放就傾向不投資。但全部不投資是錯誤的,重點要投資願意進行改善的人,須盯緊氣候變遷有效的降低氣溫,而不是投資持續惡化。全世界只有巴黎協定是有史以來少數被一百五十七個國家認同的協定,這個協定跟其他協定不一樣,有真正的數字、有規格化可換算、經營、按部就班的要求承諾,一步一步向碳中和實踐進行。這個承諾是可貴的,因為它的實踐困難,如果承諾簡單的話就不可貴。

碳稅常會讓政府覺得這是課稅可拿來用,碳稅其實不能讓政府當一般稅收使用,因為它是唯一可以檢視國家減碳的成效的方法,而不是一個預算。台泥曾做過研究,一則是設定碳稅每年增加,一則是設定減少碳的額度,兩個研究結果顯示在五年內减少碳額度效果比增加碳稅的效果好40%以上。台泥進軍歐洲市場時跟現在的碳額度差了三分之一,當時歐洲的碳價約二十塊,現在已達到六十塊,且會繼續往上升。碳抵換機制的「碳權」透過減碳專案,計算出少了多少碳,是一個被開發出的商品,碳權要做到真正碳結合,歐洲已有一套碳結合的方法,美國也有,要讓台灣也有一套,讓產業知道我生產這瓶水需要多少碳,現在大部分的產業都沒做到。每一家都要做到是不可能的,至少在某一個尺寸上要有基礎。行動要改變,不是簡單的事,不能單靠一個國家、單靠一個產業、單靠一個團體,是每一個人都必須完成的任務。


 

身為傳統水泥業  要以身作則

2008年水泥業是全世界第三大工業、能源消耗是第二大的二氧化碳排放,這幾年來我清楚台泥是一個排放體,必須要改變。水泥中間的製造過程就有排碳,水泥是現代文明的融合劑,在經濟體裡短時間沒有辦法被取代,所以我們面對必須要付出更大的力量。例如台泥現在正做碳捕捉,碳捕捉的費用非常高,台泥是用石灰石在做二氧化碳的捕捉,做完不會有任何東西留下,但成本比較高。然後拿到二氧化碳後該怎麼做?像澳洲,是打入地底,當地土地大很適合,而台灣不允許打入地底,台泥現在處理的方式是養藻類(如:蝦紅素藻),要把這些二氧化碳用掉需很大的土地面積,算算可能需一千公頃的土地,現在還在想其他新的方法消化這些二氧化碳。

在反省中清楚知道,不能用以往工業發展的模式面對現在的生活型態,把所有問題丟給未來世代。二十一世紀的環境浩劫需要共同釋放力量,我們水泥業都可以做到,那很多人都可以做到。台泥以往的信念是很單純,希望完成真正的碳中和,而不是數據上的碳中和,太多人玩數據上的碳中和。2025年已參與科學基礎碳目標(SBT),預計5年內總排碳量較基準年降低10.8%。現在台灣水泥業裡面,我們大概是唯一有碳足跡的,印在每一包水泥上、每一台車上。

 


經營不只為鈔票  理念不能忘

2050年的終極淨零碳排目標不好解決,溫室氣體造成人類第一次生存的危機, 2050年關乎這一代、下一代,是我們應該做的事情,即使有再多的錢,如果暖化使人類不見了,錢有什麼意義?不能每樣東西的價值都在錢上。商業公司需要賺錢,還是要做減碳,要跟股東們交代,要公司有收益,可是股東不能期待收入上的最大利益,最大利益是不可能的事。任何事情最大利益就必須要付出,每次的股東大會我都講清楚,如果你要利益最大化,就不必選我當董事長。傳統水泥工業,在外界大概都是被用鄙視的眼光看,我完全了解不只是被外面鄙視,我們自己公司的人也一樣,所以刻板的形象必須要改變,找出新的生存契機跟出路。

 

現在中國大陸也發生能源危機,還要兼顧經濟體系的發展,這每一盤旗的對弈,只有多方改革才能夠往前走,才有未來。生命中必須要開拓的每一樣東西、每一條路程,可以指引前行,只有我們的心、新的想法。有人說「我們遺忘了,怎麼當作一個好的房客」,要放輕腳步、慢慢地走過地球,如同生活在地球的其他生物一樣,我們一起來開始減碳吧!

 


 

加速跨部會協調  因應協救產業供應鏈

蔡練生 (中華民國全國工業總會秘書長)

碳中和 產業需政府關注  步調要快

談產業轉型創新,我個人比較關心的還是產業的因應。最近全球遇到太多變化,大家還沒心情談創新,馬上要面對2030、2050年的碳中和,產業界非常焦慮。工總從2008年開始每年發表工總白皮書,已邁入第十四年,媒體發現今年白皮書大篇幅的談碳中和,立法院也好奇,民眾黨蔡壁如委員找我討論,發現產業步調跑得比政府還快。工業總會巳安排十月一號,探討產業如何邁向碳中和,台灣如何訂碳定價、盤點資源,如何協助中小企業共同因應,有七百多廠家參與。

全球現有134國家宣示2050年達淨零排放目標,蔡總統同樣宣示2050淨零排放。全世界有300多重要企業參與,在2050年以前達100%使用再生能源。工業總會的158個產業工會,無論石化、紡織都面臨來自國際大廠減碳或使用潔淨能源的要求。對製造業,不但要面臨全球供應鏈重組的趨勢,也必須善盡企業社會責任,在生產的過程中推動綠色製程、減少碳排放。

自中國大陸習主席透過視訊在聯合國大會承諾不再興建境外的煤電,引起全球討論。大陸為達到碳中和目標全面施行能耗雙控,採取無預警大停電包括台商集中的福山、蘇州等的十個省市,這措施對我台商影響很大,從這也可看出大陸推動碳中和的決心。除碳中和的目的,中國大陸也思考不成為低價商品的製造中心,並可視為中國即將在蘇格蘭格拉斯哥的聯合國氣候峰會的正面回應。

 

全球供應鏈都受衝擊  準備不及被淘汰

全球製造業的供應鏈環相扣,我國產業或政府要盡早因應的淨零趨勢。臺灣希望達到2050年的淨零碳排放目標,當務之急不僅是能源部門的積極轉型,甚至在整體的產業結構、社會生活習慣都必須要徹底改變,像能源部門必須要加速發展再生能源,交通部門必須要建置綠色交通,住商部門必須要規範耗能建築、推動綠建築,產業要朝向低碳轉型升級,政府應該提淨零排放的永續發展政策目標來因應國際趨勢。面臨的第一個問題就是歐盟即將在2030年課徵碳關稅,經濟部王部長說對台灣的衝擊不大,我們現在對歐盟的出口大概佔總出口的8%,但個人認為它的影響絕對不只此,因為歐盟執委會提出碳關稅計劃(CBAM)預計2030試行,至少輸往歐洲的業者,馬上會受到衝擊,跨國企業像是Google、Amazon、Microsoft、Apple、Facebook也已開始因應。台灣產業若不能及早準備,恐將被屏除於全球供應鏈外。

 

「抓大放小、以大帶小」上下游共同努力

問題在於大型企業或許有能力因應,但太多的中小企業根本沒有因應能力,這是他們產生焦慮的主要原因。為呼應國際減碳的趨勢,產業界國內大廠都已串連組織台灣氣候聯盟,除主動承諾減碳目標也帶領供應鏈廠商投入,共同倡議減碳。很多產業都已進行低碳轉型,事實上鋼鐵業,也是排碳量高的產業,中鋼就不斷和中油談合作,建立鋼鐵業跟化工廠的跨產業合作模式。中鋼也整合二十二家協力廠商共同發展國產化的離岸風電,從清潔能源著手進行減碳工作,透過群體作戰大廠帶小廠的合作模式,以中心一衛星概念「以大帶小」。有見台灣排碳相當集中,扣除電力業外,在200家企業排放量占整體製造業之80%情境下,政府應「抓大放小」。

在減碳的目標下企業轉型跟產業升級無論是在製程、設備或者技術改善,都需要產業上中下游來共同努力合作,否則當各國推出碳稅等措施,以外銷為主的廠商會迅速失去競爭力,尤其為數眾多的中小企業必須靠政府協助、大企業帶頭來推動減碳工作。

盡速修法  接軌國際 引領企業

為達成碳中和目標,工總的幾點建言;政府需加強「明確的綠色成長戰略與對應資源」、「健全政策法規」,儘速完成《氣候變遷因應法》,法規內容包括減碳目標、路徑期程、部會權責、碳定價制度、碳費用途、管理及執行方式、低碳技術、奬勵誘因、政府民間合作模式、諮詢機制等項目。

另有3項建議是,「環保署和相關部會儘速建立碳定價、碳排放交易機制」、「強化跨產業別的整體輔導措施,鼓勵和輔導企業從事低碳營運模式和製程轉型」、「重新檢討國家能源政策」-不應僅將目標侷限於2025年非核家園,對於任何降低碳排放能源保持開放態度。我國去年二氧化碳總排放量達2億5743萬噸,其中電力業排放就超過一半,以台電排放9,266萬公噸最大宗,每度發電量所產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跟發電結構使用的燃料有關。因此只要降低發電中排碳,就能讓減少國家溫室氣體排放。

當然業者也有些必須要努力的地方,首先,產業界在減碳應該納入循環經濟的思維,以此引領企業採行最適合的投資的決策。產業應該完善的組織溫室氣體排放量的工具,並將它內部成本化,將相關的作法推展到它的供應鏈廠商。最後是產業應該要有節能、儲能、智慧系統整合為主軸,業界需要與學界、各單位合作提升碳中和相關技術的成熟度。

 

 


不只淨零更要「淨負」排放

蕭代基(中央研究院經濟所研究員)

淨零排放後是淨負排放  為了後代開始準備

首先在淨零排放,IPCC的報告指出,淨排放量有四個行徑(如圖), 2050年要做到淨零排放,這個圖每一條線都要歸零。而2050年之後的世界是淨負排放,需要淨負排放才可以做到溫升不超過1.5度C的目標,現在我們這個世界上大家都在淨零排放,我在這裡提醒大家不要忘記淨零排放做完之後是淨負排放。淨負排放比淨零排放還要困難,那我們現在就要開始準備。

 

資料來源:IPCC (2018) Global Warming of 1.5 °C.

為了2050年做到不要升溫超過1.5度C,我們要急速的下降,然後到了淨零排放之後還要一直下降。綠色的部分是負排放技術,主要就是被自然封存的各種技術,這個量非常的大,如果我們現在就開始減量,這樣成本會是比較低的。所以未來不管怎樣都會進入淨負排放。而IPCC報告裡面的幾個觀念就是碳預算,碳預算的定義有剩餘的碳預算這個觀念,所謂碳預算就是如果我們為了避免溫升超過1.5度C,大氣中還能夠容許排放的溫室氣體的總量,我們一定會把用完而且用到負值,那就變成了碳債。因此,我們對後代欠了一個債,那我們欠債的人要還債的話,我們現在就要存錢,讓後代能夠有辦法生存下去。

我們剩餘的碳預算目前大概是420 Gt(gigatonne,十億噸)的溫室氣體,全世界一年大約排放42Gt,超過十年就用完,所以實在很短也一定會進入碳債。那碳債的問題怎麼辦?我們現在就應該要存起來,建立一個基金,那基金哪裡來?最好的來源是碳稅,而且是高碳稅,像歐盟價格是歐元六十塊差不多是台幣兩千多、三千塊的碳稅,這裡面收的碳稅大部分都應該存起來放在這個基金,讓後代人使用,所以負碳經濟現在就開始要準備了。很重要的觀念是除碳的責任, 就是現在排放一個碳,就要未來有除一個碳的責任。

2050機會靠政策  轉型靠研發競爭

中研院研究團隊完成一個研究的基本結論,就是要在2050年做到淨零排放是可以做得到,可是要用到所有可行的政策工具,並要促使所有的部門來轉型才能做到,採取的幾個政策有碳稅、綠能政策、管制化石能源的發電、電動車、能源密集產業的轉型、負碳技術。最後就是我們的模擬結果是可以做到,需要採取所有可行的正確策略,並促使所有部門轉型,而且經濟還是持續成長、社會公平然後環境達到淨零。

政府如果幫助產業面對這個壓力,這是最大的一個問題,那我這裡提出跟剛才蔡秘書長不太一樣的觀念,我引用波特假說,如果我們要讓廠商有競爭力,不可以把它擺在溫室裡面,也就是政府不要保護它,應該讓廠商像一顆小樹,讓他在風吹雨打的情況之下生長,他才能夠去面對新的國際競爭,建議經濟部、工總能夠採取這樣的政策。我們的產業重點是研發,面對競爭研發才會有國際競爭性。


 

與談問答

Q:

在錯誤的政策、理念沒整合、推動力量不夠下,民間工總扮演產業轉型的是保護,但又需有突破性、破壞性的創造力出現。在這過程中的矛盾、轉變、整合,我們是否可有五年訂定目標?或是激勵方針?

A:

蕭代基(中央研究院經濟所研究員)

我覺得在台灣最主要的利益團體或是壓力團體還是工業、科技產業,有很多大的企業像是台積電他們成立了一個聯盟,最近也做了減碳宣示,國際型大企業都有能力因應。重要的是中小企業很惶恐、不知道該怎麼辦。當然政府會做輔導、幫助他們做點事。目前修法、立法的這階段,不能夠讓顧慮把腳步變得遲緩,需要有國際競爭力的概念來正看這問題。

 

蔡練生 (中華民國全國工業總會秘書長)

談到的2050年可達到目標,關鍵是石化能源必須消失,但現在石化能源佔了80%再生能源20%,如果沒有勇敢一點,顯然目標要達成可能是比較難,因能源現在佔的碳排放比重是最高的。另外,我們並沒有管制碳稅,問題是在處理時,政府應有一些通盤考量跟配套,溫室氣體減量是環境、經濟、社會的問題,有關碳費的費率、減免的配套,應該要由中央目的事業主管機關報行政院核定,或是與他國公平原則,分配的額度不應該由單一對象被課稅。應該整體看待,各個部門包含交通部應該要一起考量,電力系統排放超一半,電力脫碳目標要追踪,而不是只檢討工業。


 

張安平(台灣水泥董事長)

歐盟規劃2023年開徵碳關稅,歐盟開始後就會帶動美國實施,美國會帶動日本、中國實施。基本上,我們可能在四年之內會遇到碳稅。但我還是要強調碳稅不是給政府補預算使用,而是要專門拿來做碳排放的減量。現在國內大企業的態度要明確,像台泥的經驗,我們已經要求所有供應商在三年內知道碳足跡,可是如果政府不主動要求要知道碳足跡,大部分的人心態多一天算一天。沒有碳足跡就沒有辦法開始,可是到現在為止大家還在談碳稅,但不做碳足跡,供給端如何計算?應該務實做的先做,不做就是全部談假的。

 

葉惠青(新北市政府前副市長、前能源局長)

第一個減量期是2020年回到2005年,沒有做到。第二個減量期是2021到2025一樣要有目標,這目標到目前还沒訂定。現在來看,要達成目標有點困難。廠商是出口到歐盟,在2023年馬上開始要申報,廠商不知如何申報,所以2050年要達到淨零是困難的。方法、思維要改變,張董事長提到的碳權的效果大於碳稅,這方法是很重要的。

溫管法的方法要改,列管的項目跟產業實際上完全脫節。當彰化要蓋石化廠吵得很厲害,我在英國問他的氣候變遷部,像這樣子高耗能、高排放的石化產業要不要蓋?他的答案很簡單,他說如果可以拿到碳權就去蓋,這是基於清楚的制度支撐。做到總量管制、標售,所有的產業包含鋼鐵、水泥、石化也可以蓋,因為控制在一定的水準之內,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所以方法要改變才有機會達到目標。

 


結語

決心、協商、真正的行動

2021年9月28日「氣候變遷 零碳賽局 –減碳、立法、產業」籌備數月三場研討會與會人士共同呼籲:

一、在國際情勢日趨嚴峻之際,減緩及因應氣候變遷是全國應關注、重視、建立機制及刻不容緩的重大課題,在此關鍵時刻,政府應展現具體回應的政治決心。

二、臺灣應參酌國外立法經驗與實例,將2050淨零排放之目標入法,並授權擬定路徑、程序與做法,依據國家體質與發展目標,由立法院儘速於近期內,共同制定能彰顯國家尊嚴的氣候立法。

三、整合相關部會(包括金管會、教育部、科技部等),賦予分工協力的權責,協助轉型,強化或改造各級政府之行政組織與機制,界定中央與地方政府權責,並加強企業與公民參與。

四、因應2026歐盟實施碳邊境調整機制,政府應儘速會商相關部門,評估對於台灣外貿衝擊,加強宣導,在公平合理與鼓勵企業轉型的原則下,研擬與實施「碳足跡」、「碳定價」、「碳交易」及「效能標準」等措施,並結合不同商業模式,發展「碳權系統」架構下多元創新的產業。

五、研究提供財務機制,鼓勵產官學民合作,建立綠色金融體制,提供經濟誘因,引領與鼓勵綠色投資、低碳產業、循環經濟及負碳社會之建立。

六、持續推動氣候變遷之研究,關注與善用最新科技,並提供社會溝通與對話,推動以科學為基礎之立法與決策。

七、氣候立法應納入「氣候調適」之專章,整合與落實各部會相關措施,建立衝擊分析、具體策略與管制考核等機制。

八、建立強而有效的教育及文化機制,結合宗教與教育等部門,改變人類觀念與行為,包括能源、消費及生活方式,追求永續發展之核心價值。

九、尊崇跨世代公平正義,將「脆弱族群」、「氣候人權」納入氣候決策與立法之中,以呼應聯合國環境與氣候相關宣言及倡議之精神。

十、持續回顧與前瞻,滾動修正氣候變遷之政策、立法與措施,建立「韌性家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