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首頁 / 國內外新聞 / 青少年憂鬱問題:用心父母卻養出最不快樂世代?

青少年憂鬱問題:用心父母卻養出最不快樂世代?

家長正面對史上最願意親近父母,卻最不快樂的一代。在衛福部「一○七年兒童及少年生活狀況調查」,有百分之六十七點五的少年表示「與母親感情融洽經常聊天」,與父親也有百分之五十五點六。但他們也是史上自殺率和憂鬱症比例最高的一代,衛福部統計,二○一九年的台灣青少年自殺死亡率及三十歲以下服用抗憂鬱藥的人數都創下歷年新高。

國外也有相同現象,「i世代報告」一書引用美國統計發現,這個世代的美國青少年和父母關係更密切、更少逃家。但數據也顯示,美國青少年重度憂鬱症發作比率和自殺率也節節攀升。

這一代父母更用心養孩子,擁有更親近的親子關係,為何無法養出更幸福的下一代?兒童福利聯盟二○一九年「兒童福祉調查報告」發現,孩子愈來愈不快樂,二○一九年的生活滿意度為七四點六分,比往年都低。

孩子問題 忙碌家長只求速解

權威型父母的確變少,「但積極介入演變成另一種權威和控制。」兒盟政策中心主任李宏文觀察,經濟壓力增加、工時長、不友善家庭的職場環境,讓家長更忙碌。當孩子遇到問題,家長沒耐心等待,只想尋求快速解決方法。偏偏這一代孩子面對的問題比過去複雜許多。曾任高中輔導主任的諮商心理師陳志恆說,網路社群讓孩子必須提早面對人際關係,同儕壓力比過去複雜。大一點的孩子要面對薪資停滯、全球化競爭,他們很早就知道念什麼科系都無法確保人生的幸福快樂。這些問題需要父母花更長時間陪伴。

爸媽懂紓壓 孩子也才學得到

期待孩子快樂的前提是快樂的父母。建國中學輔導主任姚予婷提醒,家人快不快樂、爸媽喜不喜歡自己的工作,都影響孩子情緒與價值,「雙薪家庭不要都只有工作,家長的世界裡也不要都只有孩子。爸媽懂得紓壓,孩子也才學得到。」

「父母要承認,有些東西已超過自己能處理的範圍。」董氏基金會心理衛生中心主任葉雅馨強調,面對願意傾訴的青少年,父母不用急著給建議,可以坦誠:「這問題很棘手,我願意跟你一起想辦法。」孩子期待的不是超人,而是「跟我站在一起」的父母。

引用來源:聯合報